2019年绝对一肖两码中特
中國社會科學院郵件系統 丨
English

政協委員談金融服務助力實體經濟、人民生活


2019年03月05日 14:48    來 源:光明日報     作者:溫源

  原題:“大水漫灌”不能搞 “精準滴灌”要加油——政協委員談金融服務助力實體經濟、人民生活

  嘉賓:

  高培勇委員(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副院長)

  謝衛委員(交銀施羅德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總裁)

  李保平委員(寧夏社會科學院社會學法學研究所所長)

  主持人:

  光明日報記者 溫源

  習近平總書記在中央政治局第十三次集體學習中提出,深化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必須貫徹落實新發展理念,強化金融服務功能,找準金融服務重點,以服務實體經濟、服務人民生活為本。

  近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支持商業銀行多渠道補充資本金,進一步疏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在堅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同時,促進加強對民營、小微企業等的金融支持。

  面對復雜嚴峻的外部環境和經濟下行壓力,要保持戰略定力,不搞“大水漫灌”,要精準把握宏觀調控的度,主動預調微調、強化政策協同,在確保經濟穩步增長的同時著力提升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

  形成共識:“大水漫灌”有違高質量發展要求

  主持人:為何我國經濟發展要堅決杜絕“大水漫灌”?“大水漫灌”對經濟高質量發展會帶來哪些危害和風險?

  高培勇委員:我國經濟已由高速增長階段轉向高質量發展階段,要站在高質量發展階段的基礎上看待和解決新問題、新矛盾。在經濟高速增長階段,GDP的規模和增速最受關注;但到了高質量發展階段,與之相匹配的發展理念是“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GDP規模和增速已不是唯一追求的目標,經濟發展的質量和效益更加重要。當前經濟運行中的許多問題,表面看是總量和需求側問題,實則是結構調整過程中出現的“陣痛”,是長期積累的深層次矛盾的具體反映,不能因為經濟運行中遭遇短期沖擊就忘記了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這條主線,不能因局部的、眼前的問題而改弦易轍,從供給側跳回需求側。要更多地通過改革的辦法,運用市場化、法治化手段解決各種矛盾,不能重走“大水漫灌”的老路。

  謝衛委員:“大水漫灌”式的經濟刺激所帶來的往往是粗放式的經濟增長,導致產能過剩和資金浪費,不利于技術進步和產業升級,大量資金堆積容易形成資金空轉,助長金融亂象和金融投機。我國經濟在轉型發展的道路上會面臨許多困難,這時候市場希望加大貨幣投放、刺激經濟的呼聲也會愈加強烈,但更需要我們保持定力、精準施策,用深化改革和精細監管,而不是“大水漫灌”來引領經濟增長。

  李保平委員:“大水漫灌”是一種形象化比喻,其結果是低洼處得到較大補給,而高處蓄水較少。在經濟發展中,金融貨幣政策對經濟的促進作用愈加增強。貨幣政策上“大水漫灌”的結果,有可能導致需要發展的產業較少得到或得不到資金支持,而落后產能由于短期效益導致的較低地勢,反而得到較大政策支持。這樣會導致固化甚至強化不合理的產業結構,使得產業轉型、結構調整受到制約。“大水漫灌”政策不符合中國經濟高質量發展要求,與經濟產業轉型和供給側結構性改革要求背道而馳。

  著力調整:“精準滴灌”解決結構性矛盾

  主持人:2018年以來,面對復雜的國內外經濟環境,我國在精準把握宏觀調控的度、有針對性地主動引導市場預期上取得了哪些成效?當前精準施策將在何處著力?

  謝衛委員:2018年,我國始終把穩健的貨幣政策、金融服務實體經濟發展以及防范金融風險有機地結合起來,全年貨幣投放保持在合理區間;通過及時的政策調整和精細化監管,保證了經濟金融的平穩發展。比如實行差別存款準備金率制度,既保證了對經濟關鍵領域和薄弱環節的資金供給,又避免資金的大規模投放;在嚴監管、堅決打擊非法金融活動的同時,也適度延遲整改到點的時間。總體上合理引導市場預期,避免經濟的大起大落,保證了金融秩序的穩定。

  當前,我國宏觀調控的工具箱仍然有眾多選項,我國存款準備金率仍居世界高位,有較大的調控空間,但這并不意味貨幣政策的放松,而是降低融資成本的結構性替換選擇。總體上要改“大水漫灌”為“精準滴灌”,著力解決結構性矛盾。

  高培勇委員:解決當前經濟運行中的結構性矛盾和問題,要發揮投資的關鍵作用。投資的重點是制造業技術改造和設備更新、基礎設施和民生領域的補短板。在實施減稅上,要推動更大規模減稅、更明顯降費,立足于給企業降成本,給實體經濟降成本。同時要加強金融監管,有效防范和化解金融風險。

  李保平委員:金融要更好服務實體經濟,僅僅強化或要求銀行支持企業發展是不夠的,更要建立結構合理、定位準確、職責法定的銀行業架構等長效機制。同時,民營企業要建立完善的財務管理制度,增強誠信意識,樹立企業家精神,以贏得更多的金融支持。

  精準施策:實現金融和實體經濟良性循環

  主持人:該如何通過精準施策來引導金融服務實體經濟,防范化解金融風險?

  李保平委員:一要以金融體系結構調整優化為重點深化金融體制改革,強化金融監管能力和服務能力;二要重視并化解地方政府債務特別是隱性債務問題;三要緊盯房地產金融風險,對相關貸款審批堅持審慎原則;四要關注企業債務特別是“僵尸企業”債務問題;五要重視國際金融風險對我國的影響,未雨綢繆做好防范化解。

  謝衛委員:金融機構要在支持實體經濟和防范金融風險方面進行更多布局,形成金融和實體經濟的良性循環。圍繞金融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一要保持穩健的貨幣政策,做好貨幣政策預期管理,為改革提供穩定有序的貨幣金融環境。二要補短板,把發展多層次融資市場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上來,大力發展直接融資,下決心破除約束資本市場發展的體制機制難題。三要正確定位不同規模不同區域的銀行業發展,鼓勵約束區域性中小銀行專注中小企業的融資服務,并適當放開利率水平,形成銀行敢貸、愿貸、能貸的經營環境。四要繼續嚴厲打擊非法金融活動,明確所有金融活動必須置于監管之下,堅決打好防范金融風險攻堅戰。

  
責任編輯:張月英

本網電話:010-85886809 地址:中國北京建國門內大街5號 郵編:100732

版權所有:中國社會科學院 版權聲明 京ICP備11013869號 京公網安備11010502030146號

2019年绝对一肖两码中特 四人麻将游戏单机版下载 306彩票2018最新版下载 kk棋牌游戏下载 下载星悦浙江麻将 哪里可以购买宁夏11选5 天天棋牌游戏下载安装 安徽快三稳赚技巧 江苏明星麻将作弊 斗牛棋牌 能提现的游戏